抢完了记者的饭碗AI又来抢APP推广运营的生计了
2019-02-05 22:32

  做应用推广的人都了解,以前的应用推广是以CPT模式,广告位按天算钱;后来有很多应用来竞价,就衍生出了CPD(Cost per download)模式。后者类似于百度的竞价排名,我们在应用首页推荐位看到的应用,多半是厂商开出了一个价格,乘以一定的系数,权重比较高的就排在更好的位置,厂商需要针对下载量去付费。

  如果想用更合理的价格竞到更好的位置,运营人员需要实时盯着竞价后台,看各种数据,包括竞争对手的数据,并且,由于渠道分散,调整投放策略,他要看的后台还不止一个(安卓应该有30几个市场)。

  在数据监控这方面,人肯定没办法和机器比拟。做应用分发的酷传也看到了这个趋势,于是他们适时推出了一个叫“superCPD”的投放机器人,这个机器人会通过历史数据以及对成本、位置、时间的设定学习与之适应的投放策略,把人从繁重的数据监控工作中解放出来。

  superCPD一秒钟可以完成100万次计算,它不用睡觉,没有假期,不要加班费。

  《南方都市报》昨天上岗了一个新人小南,她的处女作是一篇300余字的春运报道作品,她写稿的时间,是两秒。对,你没听错,就是两秒。

  机器人写稿已经不是新闻了,海外的一些大报,比如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都已经大面积地在应用机器人写稿,主要用在财经、体育领域。虽然特写、长篇人物报道等等文体尚不被机器人掌握,但是替代部分网络编辑已经有余。

  李开复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提及“AI不仅会代替蓝领,而且也会代替很多白领”,在小编看来,这个转折是有问题的,“不仅会替代蓝领”,说得替代蓝领好像理所当然一样,你以为让机器人搬砖很容易吗?就不赘述雷锋网在IROS 2016的机器人抓取大赛上看到全世界最顶尖的青年科学家如何费力让机械臂去抓豆子、倒盐了。

  相比蓝领,从事没有创造性工作的白领更容易被AI替代,比如速记、翻译、编辑、鉴黄师等等。

  就在记者们为小南的上岗哭晕在厕所的时候,做应用投放运营的从业者恐怕感受到了比记者更严酷的生存压力了,因为他们又赢来了比任何人都任劳任怨的竞争者:AI。

      任你博,任你博娱乐,任你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