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快药杨文龙:实业转型互联网二次创业提高服务是关键
2019-02-10 08:47

  曾几何时,药品的零售模式单一到用户只能到店买药。半夜发烧、卧病在床、隐私药物,成了实实在在的用户痛点。

  叮当快药针对这些痛点,自建线下药房及专业药品配送团队,创立了“药厂直供、网订店送”的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的医药新零售模式,推出了7*24小时、28分钟内送达的送药上门业务,同时配有专业药师指导,拓展了医药销售新模式。

  于2014年9月迎着O2O风口成立,又在O2O寒潮下跑通线上线下业务结合的商业模式,叮当快药成为该领域首个实现盈利的企业。其拥有近200家线多万在线用户提供送药到家等服务,复购率和留存率均超过50%。

  通过自营线下连锁药房及专业药品配送团队,叮当快药根据订单峰谷值和密度,灵活调配配送员,每个配送员手机与叮当系统实时对应,大幅提高运营和人员效率;线下门店员工可以通过手机进行拣货,并可远程打印拣货明细单,提高作业效率。

  医药新零售是个特殊的领域,既要有互联网思维,又要懂药。凭借多年积累的医药行业资源,团队与中美史克等国内外460余家品牌药企建立“FSC药企联盟”,实现商品直供,建立了较强的供应链优势。

  未来,叮当快药将逐步把已经在北上广深跑通的模式复制到全国,推进与手机厂商、保险公司合作;将用户、药店、药企、互联网医院连接在一起,打通“医+诊+检+药”全流程服务。

  叮当快药荣获2018年度中国创客,以下是对其创始人兼董事长杨文龙的专访。

  ●主要产品:主要分为线上叮当快药平台和线下叮当智慧药房两大业务板块,提供7×24小时营业、28分钟送药到家、专业药师24小时在线指导等健康服务。

  ●融资状态:2016年获得同道资本的3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2018年1月获得软银中国的数亿元战略投资。

  “拥抱互联网,这是我作为一个民族企业家的责任。既要符合医药的法规,还要做好极致的服务,这是我们的使命。”2018年11月8日,杨文龙在寻找中国创客第四季颁奖典礼时做出上述表白。当晚,叮当快药获得了2018年度十大中国创客。

  杨文龙,另一个身份是仁和集团董事局主席,他从从江西山区一个医药公司的药材采购员做起,投身医药领域创业十几年。他一直在思考的是,什么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答案是用户。

  2014年,O2O风头正劲,50岁的杨文龙借鉴大火的外卖模式,开启了二次创业之路,医药巨头掌舵者转身成为医药电商领域的革新者。

  杨文龙:我大学学的是中医专业,毕业后最早在江西的一个国有医药公司上班,从跑到江西的山区收购中药材起步。最艰苦的时候我从早上8点走到晚上10点,山里很多地方都没人,甚至会听到狼叫声,收回来的药材还要晾晒、加工炮制。这样的生活大约持续了五年,艰苦但也磨练了我的意志。

  杨文龙:1997年左右,市场经济刚刚兴起,各地医药公司也不断市场化,我们选择了带有自主经营形式的承包模式,于1998年开始建立全国营销网络,并在2001年成立了仁和集团,用集团化的模式进行经营,包括组建营销、服务、生产等公司,到2003年我们收购一些工业企业如制药厂等,发展为采供销一体化。

  寻找中国创客:你印象中做得影响最大的品牌有哪些?怎么看待品牌包装与营销?

  杨文龙:为了加强品牌竞争力,我们打造了仁和可立克、优卡丹、闪亮滴眼液、妇炎洁等知名品牌。2005年左右公司开始投放电视广告,我认为品牌的包装是有必要的,我相信大家一定对我们当时的两大品牌耳熟能详:“谁用谁闪亮”和“洗洗更健康”。

  杨文龙:品牌刚做起来的时候困扰我们最多的当属抄袭现象,有人赤裸裸地抄袭,市场上假冒产品泛滥。踩了坑以后,我们在做商品时一边申请专利一边传播,通过法律保护企业的利益。

  而到2008年左右,难题又变成货走不动了,做了很多广告,效益却没有跟上来。调研发现,很多药店把我们的商品当成一个引流的产品,真正推荐给用户的却是一些非品牌商品,它们不做广告宣传,通过给药店更大的利润空间吸引店主。

  2009年到2014年期间,我们开始大量进行终端建设,通过业务人员去药店推广、宣传,目前我们对全国40多万家终端药房直接供应药品。

  杨文龙:最早的时候我认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销售渠道,后来发展为品牌建设,再是终端建设。到2014年,我就在考虑,下一步我们应该以什么为核心竞争力?最后发现是用户,以用户为中心。因为互联网时代大家选择商品的机会和条件更加广泛,我决定开始二次创业。

  当时外卖等业态已经发展很火,我认为医药零售领域将来在这块也是一个很大的方向。于是我们选择打磨了移动端APP,让消费者在上面选择,我们提供服务。

  杨文龙:互联网创业最大的痛苦是谁来帮我做,传统的人才倾向不冒险,不再适应做到极致服务的需求,当时跟我一起转向二次创业的只有两三个人,逐步组建了现在的团队。以前大家见到我都叫老板,现在叫同学,在仁和集团我是管控型思维,在叮当快药里面转变为了合伙型思维。跟年轻人一起讨论,听他们的意见,我有时候甚至在一个星期里面转换两种角色。

  中国创客导师、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俞敏洪(左)为叮当快药创始人兼董事长杨文龙(右)颁奖。

  杨文龙:我们也走了一些弯路,原来是把叮当快药作为一个平台,通过合作药店入驻来做服务,配送也由药店负责,发展速度很快,但最大的问题是服务质量不好,商家看的还是自己的利益,可能平台派给他一个低价的订单就不去送了。

  而我们的理念是一定要把用户的体验当作未来发展的生命线,如果不能做好用户体验,这个平台就没有价值。于是我们开始自建药房、配送团队,这又是一个很难的决定,我们逐步开始做试点,并推广扩大。

  寻找中国创客:你现在还在两个公司之间频繁切换吗?从传统企业到互联网创业企业,能适应快节奏高压力吗?

  杨文龙:现在我在仁和集团的下属实体企业没有任何职务。作为仁和集团董事局主席,主要负责战略规划,一个季度开一次会,主要精力还是在叮当快药上。创业公司的节奏我可以适应,我本来就是吃过苦的人,一直维持着这个精神状态。

  杨文龙:我觉得医药行业最大的变化可能是从之前的供需导向型变成了服务导向型,在这个新零售时代,重要的是真正要把用户放在心里,把自己的收益降到最低,把服务做到极致。

  杨文龙:未来我们要通过快医来完成服务闭环,包括自建医生团队,在线问诊之后开具处方,再有药师审核、用药指导,之后就可以将药品配送到家。未来将打造快医快药,1分钟找到医生,28分钟送药上门,30分钟护士到家。

  我们并不急于做成这件事情,要慢慢来把服务做到极致。我是做实业的人,互联网的模式是否可以回归到实业的服务质量很重要。我个人在这个岗位上再做15年没问题,中间也会逐步把一些事务交给年轻人,我做战略指导。

      任你博,任你博娱乐,任你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