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专访 孟岩:互联网时代看技术区块链时代看经济系统设计
2019-03-03 13:19

  原标题:36氪专访 孟岩:互联网时代看技术,区块链时代看经济系统设计 2017年数字货币行情整体

  2017年数字货币行情整体爆发后,区块链引起了越来越多传统投资人士和创业者的注意。到2018年4月,行业已经从无门槛地滥发ICO,走向了更深层次的对token机制的探讨。“通证经济”这个概念正在崛起。

  而CSDN副总裁、柏链道捷CEO孟岩正是“通证”一词的提出人。近日,36氪与孟岩就国内在通证经济上的研究、通证经济系统设计在区块链项目的重要性进行了讨论。

  36氪: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通证经济的?国内有多少人和您一样在研究通证经济?

  孟岩:我正式开始研究通证经济是在去年9、10月份。国家加强对数字货币的监管后,一些项目开始反思,除了发币圈钱以外,自己做的这个项目究竟怎么样,一个机制设计出来究竟能不能“持续繁荣”。这些人找到我,我就开始研究这件事,做着做着就发现这里面大有门道。

  目前国内研究这方面的人不多,我知道的有万向区块链的肖风总,分布式资本的沈波总,人民大学的杨东教授。

  36氪:现在很多创业公司在做数字货币评级,大多是看中背后的技术团队和投资人,几乎没有评级公司对经济系统设计进行评分。您对此有什么看法?您准备成立一个数字货币评级公司吗?

  孟岩:数字货币评级很多人都在做,我们不打算介入。但通证经济系统的评论,我们肯定会做。通证经济系统的设计,最能够透视背后团队的视野、心态、认知和战略能力,对于投资者和开发者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判断和选择的依据。

  国外项目在这方面提升很快。去年很多优秀的项目,其实他们的经济系统设计的是很粗糙的,但今年就不一样了,明显升级。我比较担心的是,中国人不搞这一块儿,或者说不及时分享,慢慢的就比人家落后了。

  36氪:如果让您在数字货币评级中,给经济系统设计一个权重,您愿意给一个什么样的权重?

  孟岩:不低于百分之五十。这相当于一个新创立的国家,你除了看它的资源禀赋之外,主要要看它的制度设计。当然好的制度并没有一定之规,要适应具体的情况。但我们也都看到了,当一个组织、一个企业、一个国家,有了好的制度,哪怕先天不足,也可能在长期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区块链项目也会是一样的。这一点实际上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是有差别的,那个时代的竞争,强调的是技术、产品、体验、运营,在区块链时代,这些都很重要,但还添加了一个更重要的新维度,就是经济系统。你的经济系统好,哪怕先天不足,也可以在长期竞争当中脱颖而出。我接触了一些互联网时代非常成功的团队,感觉在这一点上他们还没绕过弯来。

  36氪:有一些区块链拥趸说区块链的一个重要的应用是人人可发币?这种局面会不会导致社会治理上的混乱?

  孟岩:很多人一想到人人可发币就吓得浑身发抖,但是请问你写过欠条吗?你难道没有意识到,有你签名的欠条,往极端了说就是你的私人货币吗?只不过大多数时候它是不流通的,就算它能流通,其流通范围也只能取决于你在你的朋友圈里的信用。

  所以说,所谓人人可发币,只是一种耸人听闻的说法,本身根本不是什么新玩意。只不过把你的欠条发在区块链上而已,没必要大惊小怪。

  很多人觉得人人可发币会导致严重的欺诈风险。这个问题是存在的,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信息放到区块链上,欺诈的问题反而会逐渐得到解决。因为本质上欺诈是利用信息不对称进行的。我们要明白一点,用区块链来搞金融欺诈的人,他们真正的本事在链下。

  正是不透明、信息不对称的链下世界,让这些人可以伪造身份履历、夸大社会关系、构造虚假记录,想尽各种花招欺骗投资者和消费者。正是因为他们练就了这一套链下的欺诈硬功夫,所以从保健品到化妆品,从蚂蚁到药酒,从P2P金融到现金贷,他们每隔几年就能逮到欺诈的新工具。有关监管部门每次都是扬汤止沸,舍本逐末,在工具层面玩打地鼠的游戏。

  实际上根本在于建立一个覆盖全社会、全范围的公开透明的征信体系,这才是本。而区块链正是这套体系的最佳支撑平台。设想三五十年之后,大多数人的学历、工作履历、信用记录、经济关系都被记录在区块链上,他的收支账簿也在区块链上,信息都是透明的,我们还怕什么欺诈?

  36氪:目前李笑来携手国家队入场区块链,BATJ等互联网巨头也在布局区块链。您认为杀手级别的应用可能诞生在这些巨头手中吗?

  孟岩:关键不在于谁领衔,谁布局,而在于是否在做正确的事情,监管是否有足够的政策灵活度。我还是认为,区块链一定要和通证结合,才会发挥出它的威力。如果没有通证,它就是普普通通的一门技术,意义也就大打折扣,给社会带来的改变也就止步于此了。

  36氪:除了通证经济,您有考虑在理论中继续引入通证博弈论、通证政治经济学吗?

  实际上,除了这些,我认为应该对通证的经济系统进行仿真试验。你设计出来一个系统,就要把它放在一个大的程序里跑一跑,看看如果有几十万人或者几百万人接受这个东西,并且在这个系统里面呆个三年五年,最后财富分配的状况是什么样子。如果最后财富完全偏向了某一方,分配极度不均匀,你就要考虑是经济体系设计的哪一方面出了问题,然后进行调整。

      任你博,任你博娱乐,任你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