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长制药几十亿的营销费用养了个啥团队搞不定这种边缘危机?
2019-05-09 18:36

  5月小长假一颗地雷横向炸了医药圈、教育圈和财经圈,直到现在也没怎么消停,所以官爷还是动笔梳理一下这个事情吧。

  其实整个事情很简单,美国那边超大型招生行贿案主谋落马,爆出行贿金额最高的家庭是上市企业步长制药董事长家庭,涉事金额高达650万美金,折合人民币4300多万。一句话可以很简单的总结:就是富豪帮女儿掏钱进高校。假如这个富豪是个体户,可能大家做个柠檬精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但能震动三个圈子甚至波及全网的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因为这个富豪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掌权人,所以这看似个人的事情其实就是关系投资者、股民和消费者的大事了。

  暂且不论 “贿赂”这件事情的后续调查、道德和法律问题,官爷作为比较佛系的营销人,还是从营销层面聊聊比较好,其实处理这种丑闻的方式就是惯常的几招:甩锅、删帖、找水军、洗白白,然后企业照常运营。但是采访了达道健康整合机构财经公关小组后,才明白企业掌权人崩人设比企业丑闻的杀伤力更大。

  与海底捞因为老鼠门、康美因为假账门形成危机的丑闻不同,步长制药这明显是私人绯闻影响到企业形象与市场估值,与刘强东X侵案一样,要崩肯定会先崩领导人设。一旦企业掌权人形象不好了,投资者、股民甚至是他的消费受众都会信任崩盘。同时,依着民众的联想能力,他们就会对这个人进行恶意揣度,并且多方找证据佐证猜想,在找证据的过程中会顺便翻出一些掩在冰山下 “罄竹难书”的黑历史,在舆论重压下整个商业帝国崩毁也就在朝夕之间了。

  事情在国内扩大后的2号当天,赵董事长的夫人让律师发出声明,“此事不是行贿,是因为心善被诈捐”;第二天,赵董事长发出声明,大概的意思就是,“这是家事,钱怎么来的跟企业无关。”随后在5、6号,步长制药公关部开始在公众号和微博上进行关键词控评,基本上切断了“步长制药”与“行贿门”事件的关联性。

  套路跟官爷前面描述的基本一致,但是收效甚微,网络层面依然在不断深挖,继之前崩毁了“满门学霸”、“人大代表”、“励志学霸”人设后,网民眼光从崩毁的领导人身上转移到了企业本身的运作上,“企业营销模式”、“企业毛利”、“脑心通的研发史”、“步长商学院”等深层商业与管理上,股价和市值基本每日一跌,目前事态还在扩张。所以80亿营销费用中的公关费用预留不够啊。

  步长后续形象与股市的维护可能会愁坏一开始就走岔路的公关团队吧,这事情打住不提,官爷顺便问了一下,类似这种因为企业领导的丑闻而带来的企业危机该怎么公关,达道健康整合机构财经公关小组祭出了他们的杀手锏,态度、速度、尺度三位一体。

  态度,危机爆发之初,是处理的最好时机,拿出诚恳的态度,对行为剖白认错,与网民言和。但赵董事长直接一纸声明,试图切断私人事务与企业的联系,想当然耳,全网不买单。假设他们能第一时间诚恳认错,赵董事长夫妇可以定格在爱女心切走错路的家长形象,事件可能根本不会扩张到企业层面。

  速度,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负面传播的速度永远最快,赌丑闻不曝光几率的绝对是蠢办法,最好的选择是能提前打好腹案。就步长这个案件来说,他们是国内全面爆发当天(2号)才陆续开始声明与公关,但其实危机公关速度可以提前多少天?最好提前20天(3月12号)到招生受贿人被捕当天,最差提前3天(4月30号)到赵思雨被开除的当天,而不是任由此事三天后在国内全面爆发。

  尺度,屏蔽负面与优化正面要同时进行,注意尺度,让负面正面权重变化得更自然一点。千万不要低估这届网友的“黑客”能力和八卦能力,所有试图掩盖真相的手段和甩锅的招数大家都心知肚明,像步长这种四两拨千斤的危机公关套路犹如大鲧治水,试图堵住决堤的洪水,最终结果是什么?黑历史缠身,崩盘。所以要根治这种决堤式的危机最重要的是堵疏有序。

  官爷这稿子,完全没有帮步长洗白的意思,真的只是纳闷步长几十个亿的学术营销费用真的搞不定这种原本可以边缘化的危机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任你博,任你博娱乐,任你博官网